顾念卿

【整理】天官语录

花粼:

*完结撒花!!!


*自我整理,后期会陆续添加,番外的也会补上


*众人都有,主要是花怜,就不多打tag了





——为你,所向披靡!


——衣红胜枫肤白若雪


——嗳花怜夜陷罪人坑


——隔红云赏花心堪怜


——玲珑骰只为一人安


——神武大街惊鸿一瞥


——人上为人人下为人


——世中逢尔雨中逢花


——永志不忘永志不忘


——方寸乱莫道芳心乱


——白夜题诗红袖添香


——笑戏言乱我亦乱卿


——人行于隧剑悬于顶


——一夕寒露偷梁换柱


——题离思心躁乱墨痕


——荧惑守心圣人出世


——万神窟万神真容藏


——万神窟万神真容现


——百剑穿心厉鬼成形


——无名鬼供奉无名花


——渊中人得一雨中笠


——不能尽善问心有憾


——百年水深千年火热


——银蝶缭绕明灯护身


——玲珑骰一点定心惊


——百丈高崖千倾炎瀑


——笑吟吟依稀淡红衣


——君怜花兮我怜君兮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我要拯救苍生!”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你是人间正道,你是世界中心。”


——“怕什么,若是我,骨灰送出去管他是想挫骨扬灰还是撒着玩儿。”


——“与人相交,看得是投不投缘,相性如何,又不是看身份。我若喜欢你,你便是乞丐我也喜欢;我若讨厌你,你便是皇帝我也讨厌。不应该是这样吗?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所以,没必要问吧。”


——“我发誓,上天入地你再找不到一个比我更有诚意的了。”


——“你可以努力,但不要太勉强自己。”


——“哥哥,你赢了我。”


——“不管你是不是来看我的,我都开心。”


——“如果你想见我,不管丢出几点,你都能见到我。”


——“我并非相信一定是他做的,我只相信一定不是你做的。”


——“你没错。谁也不会做得比你更好。”


——“……自己受够了的,就不想别人也再受一次了。”


——“不要把某人想象得太过美好。若是一辈子不相交,远远望着一个虚幻的影子,倒也罢了。但若相识,渐渐相知,到某一天,终会发现这个人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甚至完全相反。到那时候,会很失望的。”


——“别人失望不失望我不关心,但对一些人来说,某人存在于这世上,本身就是希望。”


——“传来传去好意最终还是会传成恶意的,还不如一开始就是恶意呢。”


——“想太多,你只管做就是了。”


——“谢谢你的花!很美,我很喜欢!”


——“如果不知道要怎样活下去,那就为了我而活下去吧。”


——“这世上的事,光尽力,是不够的。”


——“虽然,你的宫观被烧了,但是……你不要不开心。我今后会给你造更多、更大、更华丽的、谁都比不上的宫观。没有人会比得上你。我一定会的!”


——“殿下!你听到了吗?在我心中,你是神!你是唯一的神,你是真正的神!你听到了吗?”


——“忘掉吧。”
      “……什么?忘掉什么?”
      “忘掉吧。”
      “不会的。”
      “不会的!”
      “我不会忘的。”
      “我永远也不会忘了你的!!!”


——“我虽非什么圣贤,但也知道一心一意。若我不是真心爱一人,断不会与这人有任何逾越之举;若是有了,即便我砸锅卖铁收破烂,卖艺街头养家糊口,也不愿让这人受一点委屈。”


——“亲眼看着所爱之人被践踏凌辱,自己却无能为力。你明白自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做不了,这才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哥哥,成亲吧。”


——“嗯,那是。貌美又贤良。是位金枝玉叶的贵人,我从小就喜欢的。喜欢了很多年,费尽千辛万苦才追上去。”


——“对我来说,风光无限的是你,跌落尘埃的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说吧。你愿意吗。”
      “我愿意。”


——“……我想死。”
      “你想得倒美。”


——“今天我得到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争来的。没有的东西,我自己争;没有的命,我就自己改!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若是喜欢什么。心里就再容不下别的,永远都会记着。一千遍,一万遍,多少年都不会变。”


——“我说谎。别离开。”


——“哥哥,忘掉这一段吧。”
      “不。我会永远记住的。”


——“认识你之后我才重新发现, 原来开心是这么简单的事。”


——“要是现在走了,以后就永远不要来见我。”


——“三郎从来不会让我失望。有机会保护你,我真的很高兴。”


——“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种没用的模样,更不想居然还要你来保护我!”


——“不一样的。殿下,我一定要是最强的。我要让自己比所有人都强,只有这样,我才能……”


——“殿下,等我。”
      “好,我等你。”
      “给我一点时间,我马上就会回来的。”
      “不要急,慢慢来。”


——“如果喜欢,最后却分开了,只能说明,也就只是喜欢而已了。”


——“路好不好走,也许我不能决定,但走不走,却只有我能决定。”


——“其实,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没了他天就会塌了的。习惯了你就会发现,没了谁都照样能过,总会有新的代替旧的。”


——“天地为炉,众生为铜!”
      “水深火热,万劫其中!”


——“人,真的不要随便开玩笑。”


——“不会!我可以保证,你就是你,不是任何什么别的人。信我。不要胡思乱想。”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记住万事有我。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 “我知道你不会死,也不怕死,但是哪怕你再强,也不要当你自己不会受伤。”


——“不会死,不等于不会受伤,更不等于不会疼。看到什么奇怪的危险的东西,不要乱碰。先找我,让我来。”


——“若无所谓畏惧,便无所谓勇敢。”


——“……怎么可能放开。”


——“……殿下。你这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你带我走。”


——“放心。他杀一只,我再造十只。疾风骤雨,永不却步,看看到底谁先撑不住。”


——“如果它的藏身之处被毁了,那么,我也不必存在了。”


——“你还有未了的心愿和执念吗?”
      “我有一个心爱之人还在这世上。”
      “原来如此。是你的妻子吗?”
      “不,殿下。我们没有成亲。”
      “所以你的心愿是什么呢”
      “我想保护他。”
      “强留下来,你会不得安息的。”
      “我愿永不安息。”
      “如果你心爱之人知道你为了自己没法安息,恐怕会歉疚烦恼的吧。”
      “那我不让他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就好了。”
      “见的多了,总会知道的。”
      “那也不让他发现我在保护他就好了。”
     “这场战乱让你离开了你心爱之人……抱歉了。我没有赢。”
      “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抱歉。忘了吧。”
      “不会忘的。太子殿下,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信我,殿下。”
      “我不信。”


——“神啊,请你等等我,等等我吧……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吧……让我……让我……”


——“赢不了,只是现在。你可以打败我无数次,但你杀不死我。而只要你杀不死我,终有一天,我一定会打败你!”


——“誓死追随殿下。”
      “你已经死了。”


——“我去你妈的!!!你以为你是谁,敢这样跟我说话?!我可是太子殿下!!!”


——“如果你代表的就是天命,那么天命这种东西,就应该被摧毁!”


——“知道什么是错的,那么,你就已经是对的了。”


——“只是知道,是不够的。做了错事就应当收到惩罚。”


——“人们认为我是神,我便有了法力。可是,事实上,我并不是他们所以为的神,也不一定能为他们所向披靡。”


——“……我要疯了!”


——“不会的,你只管跑!永远不要害怕,我就在这里!”


——“放手去战!没问题的,他们全都不是你的对手。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住你的脚步!”


——“在我看来,重点只有‘离开’,不在‘一个时辰’。便是一瞬,也是离开。”


——“您……您……你!你为什么,一定要提醒我这一点?!说得好像你们都很了解我似的!是,我是讨厌他!但是,那又怎么样?!他给我添了这么多麻烦,我恨恨他还不行吗?!”


——“……但是……但是我也……就只想讨厌讨厌罢了,不等于我就一定要害他。什么叫‘本该属于我的东西’?天赋以外,没有什么东西天生就是该属于谁的。别人的东西,我不要!!”


——“我是想回上天庭,我是想位列十甲!但是!如果不是我自己修来的,那就根本没有意义!我倒霉,我认了!如果我没他厉害,那我起码能承认我的确没他厉害!”
       “承认我的确不如他,也没那么难!”


——“既然已经注定了我不能成为惊才艳艳之人,那至少,我……想成为善良无暇之人。”


——“对不起师兄,我只会打架,但是我打不过他!”


——“可是,我想做的,是神啊……”
      “可是,引玉殿下,这世上,其实根本没有神啊……”


——“殿下,别害怕。”


——“割一片肉救一个人,人会感激。但割得越多,人要的也会越来越多。到最后,就算把那个人凌迟了割到只剩一具白骨,人也不会满足。”


——“从一开始你就想错了。一点都不像。”


——“你自己解决。”


——“殿下,你不要这样笑啊。”
      “不好笑,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但,殿下怎么选择,只有他一个人能决定,我永远不会反对。”


——“不,殿下,赢得了。”
      “赢得了,你比他强。”
      “信我。他是错的,你才是对的。你比他强。你比他厉害得多!”
      “那又如何?千万愚人罢了,全都是废物!而你,只需要一个人就够了。”


——“殿下,我一直看着你。”


——“我的心上人,是个勇敢的金枝玉叶的贵人。他救过我的命,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仰望着他。但我更想追上他,为他成为更好更强的人。虽然,他可能都不太记得我,我们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我想保护他。”
       “如果你的梦想,是拯救苍生,那我的梦想,便唯你一人。”


——“殿下,我了解你的全部。”
      “你的勇敢,你的绝望;你的善良,你的痛苦;你的怨恨,你的憎恶;你的聪明,你的愚蠢。”
       “如果可以,我愿意你把我当成踏脚石,过河拆的桥,向上爬要踩的尸骨,活该千刀万剐的罪人,但我知道你不会。”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我会回来的,殿下,信我。”


——“‘永远’是存在的。有人是能真正做到的。我相信的。”


——“你真的相信他会回来啊?”
      “我相信啊。”


——“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红云一般的帷幕之后,站着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年。
   说是少年,却也能说是一名男子,这张脸和这种神气,确切来说,介于少年和男子之间。还是那张俊美异常,不可逼视的面容,只是轮廓更加明晰。依旧是衣红胜枫,肤白若雪,眸子也是明亮如星,凝视着谢怜。
   只是,明亮如星的,却只有一只左眼。
   一只黑色眼罩,遮住了他的右眼。


——他心有好风景,再不怕旁人煞风景。


——一定是因为国师只教了他怎么防女人,却没教他怎么防男人,他没有经验,这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虽说,每一次都仿佛身不由己,但其实,每一次都有情不自禁。


——鲜活的终将逝去,唯不曾拥有过生命的长存于世。


——最微贱的东西,往往最容易存活下来。


——风其实不大,当然也不需要挡,但花城这个动作完全是自然而然的。风走了,发丝兀自纷纷扰扰,惹人烦恼,而谢怜忽然发现,花城不看着他的时候,神情和轮廓线条是冷的。心不在焉,漠然漂亮,花城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不假思索地动了,似乎保护他根本是一种本能。


——不相信别人,也不相信自己了。


——因为,当他是神的时候都无能为力。现在不再是神的他,更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花城就站在他身后,双手稳稳地扶住了他的腰,只要这么一个人,就仿佛整个世界都站在他身后。


——脏污的黑发下,一双极亮极亮的眸子,明明如昔。


——风师大人变了,又没有变。
      太好了。


——花城见过风光无限的谢怜,见过战败失意的谢怜,见过笨拙犯傻的谢怜,见过穷困潦倒的谢怜。那都没什么。
   但是,他恐怕没见过烂泥地里打滚的谢怜、破口大骂的谢怜、满心怨毒的谢怜、一心要灭了永安国报复的谢怜、甚至想制造第二次人面疫的谢怜!


——花城的目光温柔而炽烈,仅剩的一只眼睛里满是爱恋,默默凝望着他,似乎说了一句话,但没有声音。谢怜不肯死心,伸出双手,拥抱向他,想要听清。
       可他还没用力,被他抱住、也抱住了他的人便消失了。
    在他面前,花城瞬间破碎成千只银蝶,化为了一阵拥不了、握不住的绚烂星风。
    谢怜的双手抱了个空,维持着拥抱的姿势,一动不动。他不知是没反应过来还是不能动,跪坐在如梦似幻的蝶阵中,睁大了眼睛。


——漫天莹光闪烁,蝶翼闪闪,如同八百年后他们第一次重逢那般。
      一只银蝶幽幽飞过,在他手背、面颊、额心等地一一点过,眷恋不已,仿佛在低诉别语。谢怜呆呆地伸出手,让它栖息在自己手上。
   那银蝶似乎欣喜不已,拍拍蝶翼,果然为他停留。但也不能长久,不一会儿,它就随风散去了。
   可是,它停留过的地方,谢怜的第三指上,那道红线,明艳依旧。


——上元佳节,神武大街,惊鸿一瞥,百世沦陷。


——人们如潮水般涌来,又如潮水般离去。太苍山又恢复了荒凉孤寂。
   太苍山上,曾有大片大片的枫林,被大火焚烧殆尽,千百年后又重生了。不再是千百年前的谢怜在树上纵跃修炼过的那些了,景色却是一样的。
   谢怜时常一个人在枫林中漫步。漫山遍野热烈如火的红枫令他感觉仿佛置身一个巨大而温暖的怀抱中。


——可能一个人如果一直吃的都是苦的,就会习惯苦味了。可突然有一天,有人给了他一口甜的,他想起了甜是什么样的滋味,再去吃苦的,就要皱起脸了。


——大家都很好。只是,不是他在等的那个人。


——没有一句话。两人都朝对方走去。
      一步,一步,越走越快,然后,奔跑了起来。
      人向前跑,泪水落在身后,留于原地。谢怜心道,他相信的。


——相信这个人,会一次又一次地为他而死,再一次又一次地为他而生。就算坠入了地狱,也会为了他的“相信”而冲破无间。
   上一次他们奔向彼此,花了八百年。
      这一次,即将拥抱在下一个瞬间。


——无不能破之魔,无不可斩之邪。坐拥灭世之力,不失惜花之心。


天官赐福,完结于2018.2.25

评论

热度(1950)